那年五月


时间:2021/6/1 22:31:26

我一直不太喜欢五月,大概是从初中开始的吧。温暖的五月里却有太多的考

试。一直到我职高毕业,每年的五月都让我费盡心力。好不容易毕业并找到了工

作又感受到了社会的压力,沒辙了,自学——成人高考吧。我的一段经历也就出

自那次考试。

又是五月,我第三次踏入考场但心里依然沒底,拿出准考证,经过监考老师

核实后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就立刻做起准备来(抄些小条什麽的)。

我坐在最后一排,我的右手边坐着一位小姐大约28、9的样子。她看我抄

小条就对我说要互相帮助之类的话……我当时忙于作最后的准备就好好好是是是

的敷衍了她几句。(完全可以理解吧,考场上就算监考不严,相互的水平都不了

解,都不敢信任对方,所以还是要靠自己。)

沒想到考试真的开始后,她的眼睛就沒离开过我的卷子。更令我不能忍受的

是在快交卷的时候她还多次伸过手来拍我,“嗨,你手起来点儿,第三篇儿,你

手压着呢,我看不见了。”我敢发誓监考老师当时就算听着walkman也能

被我们吓一跳。好在监考老师还算留着点面子,敲了敲桌面让我提前交卷。

我出了教室走到操场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着正运气呢。坐我旁边的那位女士

拍了拍我说:“走吧,吃饭去吧。”我一看是她气就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看她一

脸热诚我真想质问她怎麽回事。

后来我们在附近找了个小饭馆,一边吃,一边聊。回顾当时情景基本上是:

批评我,教育我,还要改造我。说我答题太快別人抄时跟不上速度,说我字体又

小又草她5.0的眼睛都看不清楚,还说我对她多次咳嗽的暗号置之不理典型的

不懂“行规”。我不知道我当时的那点怒火是如何被她浇灭的,反正她是把我说

晕了。以至于后来的一段日子了我老是问她是不是党员,怎麽这麽会教育別人。

在后来的考试中,我渐渐的被她带上了道。我们合作的十分愉快也十分成

功。我用她教给我的方式把我卷面上的东西成功的传给她。而她则是中午吃完饭

后结帐的那个关键环节发挥作用。

成人高考,一共五门。考完最后一门后,我对她说去大吃一顿我请客。而她

说今天去她家吃,她亲手爲我下厨。我心里不太想去,年纪比我大不了3、4岁

的做饭能好吃麽。结果又是一番唇枪舌战……我说天太热做饭太辛苦,她就说她

家的空调马力大。我说还得买麻烦,她就说有现成的正好帮她清理一下……总之

最后的结果是我败了。事后回想起来我觉的我真傻,怎麽就沒看出苗头呢。

我又败了,在取消了饭馆之行而跟她回了家后,我沒想到她能做出那麽可口

的饭菜,虽然我嘴上不服但我的心还有胃已经全部投降了。更可怕的是当时她一

定看出来了,无论我说什麽她都一直在笑。全沒了往日“教导员”的风范。

她笑的我有心虚,笑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。直到她依然笑着对我说:“多

热啊,去洗个澡吧。”

看着她那朝卫生间努着的小嘴,我开始明白了。

我发誓我帮她作弊,和她吃饭并且能够认真的听她的“教诲”决不是有预谋

的,直到踏进她的家我也沒往那方面想,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完事之后你总是在

我耳边问我是不是设套套你,我、我……我真是说不清了,我不是要向你证明我

是什麽正人君子之类的,我是受不了你当时那得意的神情,分明是在说我是受害

者啊!!

我自认爲我还是比较镇定的,“一起洗吧。那什麽,你还能帮我搓搓什麽

的。”

“你先进去,我随后。”

我进了浴室——那个小小的卫生间。我想我是拖着身子进去的,衣服刚脱

完,她就进去了。身上很光滑,因爲沒衣服,我在里面脱,她在外面脱。

我们很自然的抱在一起。我吻她,咬她,进入她。我承认我不是老手,当时

的情形我什麽都不知道,沒时间看她的乳房,美腿,和阴部。我很快就泄了。

我抱着她走出浴室,把她放在床上轻轻的抚摸她,她身上全是汗,很滑。她

沒有发出呻吟,可以说自始至终都沒有,只有很轻的在她喉咙里游荡的似乎是咽

口水的声音。我的手在她下身停留了很长时间,一点一点的触摸。

后来躺在床上我们就聊天,別看正戏沒多长,聊天聊了3个多小时。互相用

手抚摩着对方的身体,互相问着各自的问题。这也是我和她最投入的时候,人家

都说爱抚是做爱的最好前戏,而我们似乎相反,所做的一切都只爲最后的爱抚。

记得有一次我一边给她刮阴毛一边问她姓名,(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名

姓,见面都是“嗨”)她说:“就叫我姐吧,我比你大那麽几岁。”我沒追问下

去,这也是我比较后悔的事。

因爲我和父母同住很不方便,所以总是去她那儿,有一段时间有事沒去,再

去的时候开门的是个30多岁的男的。我也沒多问就跑了,前些日子再去,一个

老大爷说他刚搬来什麽都不知道。

看到这,诸位网友可能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————寻人啓事。沒错,这是

我的本意,但也不全是。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或是感言写下来大家互相交流嘛。

我沒有把这篇文章写的很是喷血——是因爲大家荤的已经看的很透了还是素素眼

睛吧。再者,我们有限的几次交往中确实沒有那麽多的激情和长时间。

我不指望她真的能够看到,我甚至不敢保证她还在北京。但是也许她也在找

我,找你那个小弟弟。我的笔名你一看就能明白的,等你的信。

【完】

上一篇:多出来的混蛋四胞胎1 下一篇:舞蹈学校院长